對此從來不妥協

我第一次來拉佩提,吃的是最保險的鴨胸。不過哪裡保險來著了?鴨胸不是傳統配上柳橙醬汁的三、五片細嫩薄片,而是整隻鴨半邊胸都上桌了,火煎成表皮較焦、鴨味較重的口味,豪邁、充滿野性。 我一邊感激的大嚼噴香騷烈的鴨皮,一邊猜想主廚這樣是不是會喪失一些預期口味要很清淡優雅的女性顧客?
常來便發現,中午很多熟客都是女性,不是一個人獨自來,就是兩人安靜的坐角落。有那種先煮後烤,有點三層肉、肥油酥酥脆脆的羊肚,大家都搶著點。騷味?可熱愛的呢。

這裡的魚料理,相比之下就很平淡安全,熟客都不會點。一開始就說過了,抱持著開放心態,來試試這些別處吃不到的奇特法國中部菜,才是使用拉佩提的王道。 開業七年來被薜荔爬滿的綠牆,外表有一種森林小屋的夢幻味道。這很可能是拉佩提最為人了解的特色。內部昏暗,帶一點居家、古舊感,很有鄉村老夫婦開的自家餐廳味道。

外場人手少,我知道網友對此從來不妥協。但這裡的紅白酒非常特別,可請店長黃印雄(人稱Luca)推薦、講解,就能感受到他服務的熱情。

就像主菜從來不向主流靠攏,堅持地方性、多樣性一樣,在拉佩提點勃根地、波爾多傳統法國葡萄酒?倒不如來些南法以席哈品種(Syrah或Shiraz)所釀的地方葡萄酒,或是Grenache、Mouverdre這些陌生品種,價格上相當親切,值得探險。

主菜可能特別了點,口味也不是你熟悉、想像那樣的「法國料理」,先別急著下評論,去感受物超所值的誠意。 我認為主廚的不嫌麻煩、不怕你吃、不畏主流,讓拉佩提成為台北市內難以取代的獨特餐廳。

不在意得失 不說錯話題

請客像練功,儘管過程耗費心力,臨場卻要渾若無事,譬如不要為了一兩道菜失手而叨念家居滅白蟻,或一定要孩子擺桌當幫手,免得客人也跟著緊張。家中常高朋滿座的畫家于彭笑說:「菜做得好不好有什麼關 係?又不是要賣錢,怕朋友吃虧!」

除了菜餚,主人的心思更應放在氣氛營造上聽力測試。焦桐的原則是「讓每個客人都覺得自己是最受主人關照的人。」社經地位高的主客當然是焦點,但對於個性木訥或和大家較疏遠的客人,主人也可以不著痕 跡的把話題帶到他擅長的領域。至於各種話題穿針引線,既不緊迫也不要冷場,那就是人際應對的功力。由於家聚較私密,主客都可能在心情放鬆下「話講多了」,有時一頓飯得罪一堆人,也是要小心的杜牙根醫生介紹

意識到孩子的平凡,你才能正確認識他,真正理解他

有一對父母,自己都是精英。父親是理科天才,數理化樣樣精通;母親曾是文科學霸,飽讀詩書,才高八斗。

他們對自己的孩子滿懷信心,父親負責理科,母親負責文科,堅信一定能夠將其培養成一個出類拔萃的尖子生脫毛

然而很遺憾,他們的兒子恰好完美繼承了父親的文科基因,母親的理科才能。

一天晚上,一道簡單的數學題父親反復講了幾遍,孩子還是一臉懵懂。父親終於抑制不了內心的怒火,拍桌子,摔書本,“笨蛋、蠢貨”罵了一大堆。孩子委屈地哭了半夜。

母親心疼兒子。第二天決定陪孩子去學校,坐在教室旁聽。一節數學課下來,縱然聚精會神,母親也只是勉強弄懂了個大概。

晚上,放學回家。母親決定自己來輔導孩子的數學,讓父親來輔導語文耳聾

面對一道簡單的數學題,母親也是前思後想,拿不定注意;本來很平常的語文題目,父親也是抓耳撓腮,不明就裏。說是輔導,結果成了和孩子一起探討。

就是這樣,父母慢慢理解了孩子的笨,對他在學習中的挫折與痛苦予以了充分的理解和同情。

更為重要的是,他們意識到了自己的孩子是個很平凡的人,並沒有什麼過人的天分改善家庭關係

父母對孩子多了幾分理解,對他的笨多了幾分接納。

從此,不僅和孩子之間的關係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孩子的成績也不知不覺有了提升。

更為重要的是,在父母的影響下,孩子也對自己有了較為客觀的認識和準確的定位,從此變得快樂而從容。

承認你的孩子很平凡,也是和自己和解的機會

有一位媽媽,和所有的母親一樣,從小就立志要讓自己的孩子出類拔萃陪月服務

兒子還在小學階段,她就軟硬兼施讓他背完了《小學生必背古詩詞》全套,還規定每天都要讀一篇名家名篇的美文。

後來她發現孩子對閱讀興趣不大,就改用聽。因為買不到合適的磁帶,她就親自上陣,每個學期給孩子親自錄製十盤以上的磁帶。如此堅持了數年。

然而,等孩子上初中了,每次考試在現代文閱讀一塊都基本不能得分皰疹

這位母親不理解,不接受,生氣,痛恨,最後絕望。每天要給自己暗示、強調八百遍那是自己親生兒子,才能勉強克制自己不動手將其打殘。

痛定思痛,這位媽媽最後分享說:“最終,我意識到在這方面,他就是一個沒有天分,不靈光的孩子,我才沒發瘋。”

認識到自己的孩子不是天才,這實在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情。這不僅能夠讓父母正確認識孩子,接受孩子,在教育孩子這件事上和自己和解,和孩子和解。也能讓孩子對自己有一個正確的認知。

如果明明知道孩子是個平凡而普通的人,卻一定還要想方設法,削尖了腦袋將其培養成精英。結果不僅會讓自己在回報與付出的巨大落差中絕望,還會給孩子營造一個假像,讓孩子誤以為自己是個了不起的人,抱有了很多不切實際的幻想人奶轉奶粉

結果眼高手低,以為自己懷才不遇。總覺得自己明明是千里馬,卻始終遇不到伯樂。

無法正確認知自己的平凡,又如何能在平凡的生活中快樂和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