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從來不妥協

我第一次來拉佩提,吃的是最保險的鴨胸。不過哪裡保險來著了?鴨胸不是傳統配上柳橙醬汁的三、五片細嫩薄片,而是整隻鴨半邊胸都上桌了,火煎成表皮較焦、鴨味較重的口味,豪邁、充滿野性。 我一邊感激的大嚼噴香騷烈的鴨皮,一邊猜想主廚這樣是不是會喪失一些預期口味要很清淡優雅的女性顧客?
常來便發現,中午很多熟客都是女性,不是一個人獨自來,就是兩人安靜的坐角落。有那種先煮後烤,有點三層肉、肥油酥酥脆脆的羊肚,大家都搶著點。騷味?可熱愛的呢。

這裡的魚料理,相比之下就很平淡安全,熟客都不會點。一開始就說過了,抱持著開放心態,來試試這些別處吃不到的奇特法國中部菜,才是使用拉佩提的王道。 開業七年來被薜荔爬滿的綠牆,外表有一種森林小屋的夢幻味道。這很可能是拉佩提最為人了解的特色。內部昏暗,帶一點居家、古舊感,很有鄉村老夫婦開的自家餐廳味道。

外場人手少,我知道網友對此從來不妥協。但這裡的紅白酒非常特別,可請店長黃印雄(人稱Luca)推薦、講解,就能感受到他服務的熱情。

就像主菜從來不向主流靠攏,堅持地方性、多樣性一樣,在拉佩提點勃根地、波爾多傳統法國葡萄酒?倒不如來些南法以席哈品種(Syrah或Shiraz)所釀的地方葡萄酒,或是Grenache、Mouverdre這些陌生品種,價格上相當親切,值得探險。

主菜可能特別了點,口味也不是你熟悉、想像那樣的「法國料理」,先別急著下評論,去感受物超所值的誠意。 我認為主廚的不嫌麻煩、不怕你吃、不畏主流,讓拉佩提成為台北市內難以取代的獨特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