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日本料理

聽說有一間日本料理店,有點台味,特別的是來這裡的食客,大多是老客人,尤其是一些會講日語的老台灣人,據說有人每週都來報到,傳說還有某位知名企業家發現這間小店之後,不去自己投資的高檔餐廳,還帶著日本客人到這裡來,這樣傳說中的小店,是當然要一窺究竟的Ulthera

隱藏在台北民生社區巷弄裡的這間錦富日本料理,開業十多年,裝潢十分老派,選用的食材大都是本港現撈的野生魚類,一些是當天早上到基隆嵌仔頂採購的,也有部分是宜蘭大溪漁港熟識的漁船捕撈到的新鮮魚貨,船未靠港,就被搶訂到手整形香港

最基本的紅目鰱薄造,表層帶著櫻紅,味道清淡,白旗魚的腹肉,細嫩鮮甜,藍鰭鮪魚做成握壽司,表面稍微炙烤,滲出油脂也帶出甘甜,肉質軟嫩的肉鯽仔,炙烤過再刷上醬油,入口即化,鯖魚則切成長長一條,表面微炙過,賣相很好,師傅最愛炫耀的是肉質肥厚的軟絲,橫切數刀之後,在軟絲中央用力劃上一刀,讓一片幾乎斷成兩半,再微微炙烤表面,刷上一點醬汁,非常漂亮。

春季吃水煮螳螂蝦,夏天則有龜山島的牡丹蝦,澎湖的石蚵意外的肥大,來自龍洞的新鮮海膽有海水的味道,有時候師傅會將加拿大海膽和北海道海膽一同捲在海苔裡,吃法有點像暴發戶,客人最後必吃的是稱為滷肉飯的三色丼,將鮪魚和鮭魚子及炙烤過的腹肉和細蔥絲放在醋飯上面。除了壽司,滷鮑魚和小九孔算是前菜,烤紅喉或烤鯖魚下酒都很適合,鮟鱇魚肝稍炸過再漬煮,最後還有自家醃製的宜蘭水果或冰砂脫毛 學生

這是一間有風格有特色的日本料理店,雖然並非一流的壽司店,也沒有什麼漂亮的裝潢,但二三好友想要小酌一番,到這裡喝上兩杯和師傅打打屁,也是一種情趣。

有錢也不一定快樂

金融業是一幕幕金錢悲喜劇的縮影,接觸不少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陳怡芬也看見他們的心酸與悲哀:「一個人的出身沒有辦法選擇,」這些有錢的孩子能獲得尊敬、永遠衣食無缺、人人稱羨,但相對背負很多責任、要求與管束,明明興趣不合卻要接家業,環境也被父母嚴格保護,不容易交朋友,「你以為他們有錢,但很多都不能自由運用,也不能去打工,怕危險肌肉止痛貼。」

陳怡芬提到,有錢人的糾紛「吵起來都是億來億去的」,有天她跟某個富二代小姐見面,本來要跟她抱怨工作上的事情,「結果反而我都在聽她訴苦,因為她跟她爸吵架。我突然覺得,你怎麼這麼苦命?她娘家跟夫家都富可敵國,我竟然在說這個人苦命,他們其實不一定快樂……他們很不快樂脫毛價錢。」

還有一次,她跟幾個貴婦在國外坐郵輪享受假期,突然某個貴婦接到理專打來的電話,「我說,『姊姊,你很有錢了,你需要忍受這種生活品質嗎?你希望旅行到一半,接這種長途電話,告訴你基金到底要買還是要賣嗎?』」她有感而發,決定自己不要做這樣的事第三代試管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