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練習,讓孩子樂於分享

一起分享的畫面應該是氣氛祥和,甚至是歡愉的。分享者主動釋出善意,跟對方共享自己的快樂。如何讓孩子學會分享呢?

暑假營隊的某天,有個孩子點心沒吃完,卻造成她的困擾;這是她很喜歡吃的東西,想帶回去再慢慢吃,可是又擔心弟弟會跟她搶。如果她不給,他就會大哭,此時家裡的大人通常會要求她跟弟弟分享
,她一直都是順從的孩子,迫於無奈,只好一再的心不甘情不願的接受。

一起分享的畫面應該是氣氛祥和,甚至是歡愉的。分享者主動釋出善意,跟對方共享自己的快樂。但這個姊姊在家裡是不樂的分享,弟弟感受不到姊姊的善意,於是他只是享受到物質卻不覺得需要感恩,姐姐則滿腹委屈。這樣的分享卻讓二人距離更遠。

或許有人會覺得是這個姊姊太小氣,只是一點點吃的東西,主動分給弟弟不就沒事!這是一個沒有分享能力的孩子嗎?那可不!在營隊,她可是一個樂於分享,很受歡迎的孩子呢!

一般而言,什麼情況下,孩子不會主動分享呢?

一、怕分享後,自己的東西會沒有了,或變少很多,或被破壞:孩子不是聖人,就連大人也很難做到;當擔心自己的權益都沒有保障,怎麼有可能願意分給別人呢?
二、跟對方關係不佳:就像上述例子常因弟弟被要求,甚至被責備。怎麼還會有意願跟他分享呢?

三、想擁有決定權:有的孩子只是想擁有物品主人的權利感。越是被強迫及做決定,就越不想。

四、不知道別人的感受:有的孩子自我中心,只考慮自己,很少去體會別人的感受,尤其不知道匱乏的人的心情。

這麼簡簡單單

綠豆稀飯,究竟有何特別?它原本是北方家庭最清貧的吃法,往往煮得很稀,且多冷吃。米中摻了綠豆,米量便可少了,又因加上綠豆,比較抵飢,不會因太稀而吃不飽。此固為貧窮年代之吃法,殊不知真吃了上嘴,它還是養生食品,多了雜糧的纖維,於消化好,多吃亦不脹氣。半畝園的綠豆稀飯,自然不能太稀,開店嘛。而且近年也不上涼的稀飯了(客人未必懂冷稀飯的佳處),故它一碗賣二十五元。但仍是我來此最大的理由,有時還叫兩碗HIFU

原先餡餅是招牌,特別是牛肉餡餅(真正餡餅饕客比較不把重點擺在花素上)。我們以前對老外描述,稱之為Chinese Hamburger(中國漢堡)。其實也真像,一口咬下,牛肉湯汁幾要溢出,卻嚼在口裡仍是鮮香的瘦肉。這說的是幾年前餡餅之況。如今的餡,瘦肉倒還是瘦肉,卻不知是餡剁好了事先擱冰箱還是怎麼的,色澤太紅外,一口咬下,喉間可以微微感到它的牛肉過瘦的澀苦味,已與早先滋味相當不同了uche DSE

麵條,有刀削麵與細麵兩種任選。他的炸醬麵,是老北方的風味,與坊間小麵攤上的炸醬麵很不同;吃慣了正宗北方炸醬麵的吃客,還非得吃這種家鄉風味不可。一碗一百一十元。 小菜,是半畝園另一項極見品味的地方,即不帶油。如雪裡蕻百葉,涼切苦瓜片,小黃瓜拌洋菜,肉末豇豆,毛豆烤麩,燒茄子,蓮藕片等,清淡有原味。每碟五十元。能夠把小菜烹製得如此清淡,而不是以濃腴重烈吸引顧客,必然與店老闆個人的品味與堅持有關。須知尋常麵店的小菜皆傾向於重味脫毛價錢

在這樣清簡明淨的小店,若你見一人獨據一桌,點綠豆稀飯,與三兩樣小菜,便這麼簡簡單單,那他絕對是行家。而這麼樣的吃法,又這麼樣清淡可口的小菜,台北,或全台灣,它是獨一無二。

微風超市 餅乾變珍饈

保師傅連超市買回的餅乾,都可以再「加工」成法式小點心。他常到微風等超市買各種甜、鹹餅乾,兩片餅乾夾火腿起士,再綴點好吃巧克力;塗層鵝肝醬、美乃滋……,就成為西式自助餐點的法國小點心。他認為,這也是外帶熟食的概念男士身體檢查

此外,外帶食品,過了時間,往往失掉原味。此時,就要懂得打包技巧。當過大廚的保師傅就建議,外包湯麵,最好告訴老闆要煮硬麵,打包時,麵和湯分開,以免麵條膨脹發軟。此外,麵可以先澆點湯汁上的油花避免結成硬塊銅鑼灣美容

若是牛肉麵,湯也要和牛肉分開放。蔥花,也要另外放一個小袋,在麵湯牛肉倒在碗裡食用前,再將蔥花撒上,才能維持蔥花香氣。而打包的湯麵,最好須在兩小時內食用,才不致走味唇彩

如今連量販店都有熟食區,但保師傅認為,有些量販店熟食區不懂得食物保存之道,讓熟食直接暴露在空氣中,不但不衛生,也容易失去菜的風味,甚至有些熟食因而「失水」。因此,保師傅建議,買超市或量販店熟食時,應選擇有玻璃罩可隔離食物的專櫃。

什麼才是適當的讚美?

悅彤在床上哭著,怎麼安慰都停不下來。她要我為她的成績單道歉。

「很多同學都拿到禮物,她們的成績單也沒比我的好!還有一些人比我們差多了,爸爸媽媽還是稱讚他們!」她邊哭邊繼續:

「是妳,只有妳一個人,連爸爸也說這成績單不錯,只有妳一個人覺得不好!」

「我沒說不好啊。」

「可是妳沒有……稱讚我……」她哽咽著,她悲從中來,泣不成聲。「我連禮物……也不需要,只要妳……稱、讚、我!」

我無語。不知如何跟社會抗衡美容優惠試做

夜已深,她早上六點要起床搭公車上學,我只希望息事寧人,但絕不願心口不一。

「我覺得妳的成績單不錯,但沒好到受讚揚和特地幫妳買禮物的地步。」

「不是不是,妳每次都不安慰我!明明就夠好,妳去我的學校問!」

她句句生氣的驚嘆號,讓我無助起來。這將是永遠無解的難題。我認為好的成績和德國人的想法相距太遠beauskin 好唔好

「我告訴過妳,成績並沒有那麼重要。我有好多好多成績超棒的同學們,事實證明並不一定成績超棒,就會在人生有超卓的成就。」

「妳又講別的,每次都講別的事,不重要妳又為什麼要我拿1?」

「我要妳認真讀書啊,而且我看重妳的能力,只要認真妳絕對拿得到1。」

她繼續哭著,我生起氣來,從她床上跳起不再陪她。她像彈簧一躍而起拉住了門,不讓我離開她房間。

「我再也不要去上學了,反正妳不覺得我很棒。」

「那妳要怎樣?我覺得棒就是棒,不覺得棒,妳強迫我又如何?我不會變成那種凡事都用誇飾法的美國人!妳那成績是好不是棒,等妳拿到棒的成績,我自然稱讚妳!」

她哭得更厲害了。我暗想,若順著她會不會好些?心思左右拉鋸著。抱她沒用,說愛她沒用,她堅持我必須為「沒稱讚她成績單」這件事鄭重道歉。

兩人都堅持著原則。最後她還是睡了,但我知道這件事不會隨黑夜而消逝臍帶血 作用

當沒有「阿拉丁神燈」隨侍在側……

有時候,我會要孩子去想像一個畫面:再過幾年,人生旅途上,你們將不再會有如同「阿拉丁神燈」一般呼之即來的「爸爸」與「媽媽」隨侍在側。大部分的時間都得一個人去面對人生中的種種問題。那時候,你們會孤單嗎?你們會害怕嗎?你們有膽量嗎?你們有能力嗎香港工作簽證

想到這個畫面,孩子們就會非常清楚,現在一定得練就「自己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而更清楚的是,現在我們對他們的狠心,正是因為太愛他們。孩子想通了這一點,不但不會怨恨我們的袖手旁觀,反而知道感謝電腦椅

事實上,對下一代放手,動物界的爸爸媽媽比人類父母做得好太多了,幾乎是一種生物本能!不少朋友應該看過一個熱門影片,一位鴨媽媽帶著一群可愛的萌小鴨, 準備爬上一階又一階的樓梯,鴨媽媽神氣活現地走在最前頭,輕輕鬆鬆就跳上了好幾個台階,然後就站在最上層一邊涼快,等著一隻隻鴨寶寶們自己跳上台階消費券

麵糰一塊,香傳三代

中國「南米北麵」的飲食模式,在王家不僅是維繫了傳統,而且還發揚光大!

當年,在空軍當差的王爸爸帶著奶奶和媽媽從北京轉進台灣。滿清末年出生的王奶奶是個老北京,王媽媽則是個年僅十六的小新娘。打那時候起,悟性高的媽媽在廚房邊做邊學,幾乎奶奶會的麵食手藝,沒多久她也都端得出來舒緩 關節痛

烙餅是家中平日主食,在物資缺乏的年代,再熬鍋綠豆稀飯就覺得豐盛的不得了。媽媽手藝到家卻也最怕做烙餅,因為程序麻煩又費勁。有時花了半晌工夫做好幾張餅,鄰居進進出出順手捏幾塊,一會兒就沒了。

烙餅有主食地位,也像隨性的零食。王偉忠經常拿著烙餅蹲坐在門口「白著嘴兒吃」(單吃,不沾醬或夾菜),順便把鄰居大哥大姊在巷口談戀愛的畫面當電視看。

也愛做麵食的王姊說,麵食各家做法差不多,差別就在那很難言傳的細微「手感」。她承接了媽媽手藝,說起烙餅做法一點也不含糊:用溫度燙手但不傷手的熱水和麵粉揉成半燙麵,使勁讓麵粉與水完全交融。麵糰揉到什麼程度才有「筋道」?「像是輕微腎病患者的皮膚彈性,用手指施壓,緩慢彈起就表示行了,」王偉忠插話舉了一個傳神、貼切又好笑的比喻牙齒美白

接著靜置麵糰「醒麵」,十五分鐘後,擀麵棍這才登場。分成小麵糰擀成薄片,撒一點麻油、鹽在麵皮上再擀。擀麵不能用死勁壓扁,否則會不「鮮活」(太硬沒彈性),一定要「悠」著(不用全力、有點裝腔作勢的樣子)!又是一句北京方言!

擀好放入熱鍋「乾耗」(鍋裡只加一點似有若無的油)烙餅,兩面呈金黃色就完成了。剛起鍋的烙餅散發著一股「鍋氣」的香味,撕開餅皮一定有層次分明的「苒兒」(ㄖㄢˇ ㄦ˙,內層)。趁熱最好吃,放涼了,也不會變硬或產生油脂氧化的油哈味兒比堅尼脫毛

一個麵糰,在王家可有千百種變化。當年通常爸爸在家時,就負責揉麵的粗活,再交給手巧的奶奶、媽媽、姊姊大顯神通,麵糰於是變成烙餅、麵條、蒸餃、水餃、貓耳朵等各式麵點。

學齡前就可以慢慢發現問題

慢慢的,我在孩子的學習過程中發現,孩子有很多問題,其實都可以在學齡前的遊戲中發現,也可以藉由很多遊戲與方式解決。無法讀懂歷史課本,那麼就從遊戲中,練習把一件事情依照時間順序講清楚;孩子沒辦法理解前因後果,父母也可以思考,怎麼在遊戲中的對話加入更多互動,引導孩子變得更有思考性移民公司

那個高年級的女孩,如果沒有找出她的問題,或許她真的會相信她沒有數學的「天份」,而放棄了數學,也放棄了自己。或許她會選擇吞下她的疑惑與問題,直接死背公式應付考試就好移民香港

我記得那天我告訴她:「妳可能不太能理解平面的東西怎麼會有高度,下次把課本直立起來看,或是用積木做一個出來。妳不是沒天份,只是還不知道自己卡在哪裡而已日本移居。」

不要太早幫孩子的錯誤與問題下標籤,孩子或許卡在我們想都想不到的地方,一直在沒人知道的角落中反覆的撞牆。

幸好我的運動神經,沒有遺傳給女兒

從小最害怕運動、視體育課為畏途的我,直到看到了我的孩子練習腳踏車成功、不害怕跌倒的模樣,我才發現即使運動神經差,摔跤、撞歪都沒關係!我們仍可以在孩子第一次嘗試成功時,做一個無比真誠叫好鼓掌的觀眾收陰機

從小運動神經極差,視體育課為畏途助聽器

打從有記憶最早期的畫面就是,小二的我,在體育課被要求爬波浪型攀爬架的時候,卡在最高的頂端,突然整個懼高症發作,怎樣都無法繼續前進,尤其這個點,本來面向前往上爬的軀體要轉換方向,變成腳在前身體向後如同踏著階梯往下,就是這個轉換,我整個卡住,於是哭了整節課,因為班導女老師也上不來把我抱下、要從一格格的縫裡讓我放手跳下她在底接著,我就更有感距離跟掉落的恐懼,哭得更慘了懷孕水腫!!

內行人必點的豬肉甜甜圈

跟本系列其他的菜市場相比,今年九十二歲、位於台中市中心的「第二市場」相當特別,第一,它很高級;第二,它從早賣到晚;第三,它是以小吃老攤著名。

說它高級,是因日據時代,相鄰的三民路、中山路都是日式樓房,第二市場就成了有錢的日本太太採買所在;「台灣人的市場」則是位於台中火車站旁的第一市場。如今第二市場內菜、肉攤位加起來不到十攤,卻有不少日本舶來品店、進口服飾,連水果攤賣的都是進口高級水果Amway 傳銷

從早賣到晚的飲食文化,源自於民國六、七○年代,中部地區舞廳、夜總會以及歌廳秀蓬勃發展。因應夜生活者需求,市場小吃攤越賣越晚,到後來演變出「類三班制」的營業時間,有些攤位從早上賣到午後;有些從中午賣到晚餐;有些就從晚餐賣到隔天天亮!

早年第二市場旁的中山路,是台中市的水果批發、零售中心,民國八十七年,水果批發遷移到中清路,加上市中心轉移,市場人聲鼎沸不再。不過,伴隨許多老台中人成長記憶的市場小吃老攤,依舊牽動著離家遊子的鄉愁味蕾。

在台北開設「食方」餐廳的攝影家謝春德,離鄉四十年,自幼就愛逛市場,陪媽媽上菜場就指定自己想吃的菜,念書時還靠著幫室友煮飯換取房租減免。這位愛煮也愛吃的饕客,每回南下尋找食材時,總是刻意經過台中「第二市場」,先呷一碗他懷念的聰明爌肉飯通渠公司

位於第二市場中正路入口處的聰明爌肉飯,是賣擔仔麵起家的。民國十年,第一代老闆林聰明自鹿港到台中,在第二市場邊挑扁擔賣麵,他獨特的湯頭是以大骨、干貝熬湯,加入炒過的瘦肉、冬蝦、蔥酥,煮滾後放置甕中三天,讓滷料吸收湯汁入味,在擔仔湯麵或綜合丸湯中加入滷料提味,搭配爽口清脆的豆芽和韭菜。

至於讓老饕垂涎難忘的爌肉飯,一開始是因為客人反映麵吃不飽而研發,卻賣到後來居上。選用肥瘦適中的豬後腿腿庫(大腿部位),混合三、四種香味、色度以及鹹度各不同的醬油,調整出最恰當不會死鹹的味道下去滷,再加點蔗糖提出豬肉的甘味,其中最大學問在於煮滾之後,以慢火焢一小時的火候掌控,將豬肉的油逼出來,皮與肥肉則香Q滑嫩又不油BB無便便

腦袋是天才,但卻是生活白痴

而這樣一個不知道體貼的人,我為什麼會嫁給他呢?除了他不菸不酒、不交際應酬之外,我還喜歡他的誠懇、誠實、正直。先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二十幾年,後來當到韓國分部支社長。他 在帶領支社團隊時,創造出年營業額數千萬美金的奇蹟,但先生連公司裡的一枝原子筆,也從沒貪圖過。我真的很敬重他的品德。

但老實說,要與我先生共同生活,並不是這麼容易。他的腦袋是天才,但在生活上卻是白痴皮秒去斑

先生認為自己很好養,但我卻覺得他很多東西都不吃,挑食無比。先生一天三餐可以吃完全一樣的東西,例如鯖魚定食,他就連著吃了三年,但韓國食堂一定放置的泡菜,他卻一口也不曾吃 過。我到韓國以後,他繼續每天吃鯖魚定食,而我每天變換不同的食物。我什麼都會吃,因為我想吃看看,每一種東西的口味有什麼不同。我還把先生鯖魚定食附贈的泡菜通通吃掉。

有一次,一個十五年沒見面的同學,一見到我先生,就跟我先生借錢,沒想到,我先生居然馬上就把錢借給他奶粉 敏感

因為這些錢都是先生賺的,所以我只是輕描淡寫地對先生說:「十五年沒見面,一見面就借錢,這五萬塊肯定一去不回,以後不要把你賺的辛苦錢,隨意借給不熟的人了。」當時先生回我: 「會這樣哦?!」後來那位同學果然沒還錢,而之後,我再也沒聽過先生借錢給任何人了。

在婚姻的前七年,我真正與先生相處的時間不到一半。因為我們即使一家人住在首爾,但有時候我回台灣,先生也常常到韓國的其他縣市出差,或到馬來西亞等國工作去除妊娠紋

後來因為孩子在台灣確診為輕度自閉症,我帶著兩個孩子在台灣心力交瘁,所以我開始要求先生請調,回台工作。但沒想到,這是夫妻爭執的開始。

先生認為我教養孩子的態度不夠嚴格,所以在某次與我們母子起了極大的衝突後,我們協商還是由我單獨負責教養,先生再度出國工作,負擔因為孩子需要特殊教養而越來越繁重的家計。